張氏源晉史探(一)--王劍霓
2020-05-25 11:16:55   来源:    查看:

按語:張氏是稀有大姓,據考張氏人口約近一億,約為英、法兩國人口的總和,堪稱世界大姓。如此大姓,她始源何地?如何發展起來的呢?

本文依據史籍記載,逐代探源追蹤,得出結論:2500多年前,我國春秋時期眾多國家里只有晉國有張氏。她是從晉國傳衍出去而發展起來的。

原來張氏始源于晉——山西。

張氏祖祠在太原(尹城里,今王郭村),“根”在山西,史有記載。作張氏源晉——山西史探。

詩引

《詩》詠張仲,太原人

《詩經,小雅,六月》詠:

薄伐儼狁,至于太原。文武吉甫,萬邦為憲。吉甫燕喜。既多受祉。來歸自鎬,我行永久。飲御諸友,炰鱉膾鯉。侯誰在矣!張仲孝友”。

《詩經》是我國最早的詩集,也是我國最早的典籍,史籍專著之前,六經皆史。《詩》詠有張仲,則張仲是后世所尊張氏始祖張揮之后載于史的最早張姓著稱人物。《詩》注:“張仲賢臣也”,其人賢達可知,說明距今三千年之前的西周宣王之際,張氏已出現貴族。張仲居址何地?涉及張氏始源,但《詩》末詠及。今考,張仲為山西平遙人。

按《詩》詠所載,西周宣王時大臣尹吉甫北伐入侵的古代少數民族儼狁(戎秋一支)到達太原(近代史家考證為今寧夏固原一帶),因獲勝受到周宣王的獎勵后,從周王室京城鎬京(今陜西咸陽)回到故里,因為離家日久,和家鄉親友飲宴,筵席是“炰鱉膾鯉”,同席歡宴的有以“孝友”著稱的“張仲”,可知張仲和尹吉甫是同鄉。尹吉甫采邑在今山西平遙(平遙城東門外有尹吉甫墓),其時霍山之北括今平遙、太原泛稱太原,尹之同鄉張仲,自是太原人。但因其是詩,缺乏更詳盡的史事記載,且作張氏始源山西之史引。

下列歷代史籍:《左傳》、《戰國策》、《史記》、《漢書》、《后漢書》、《三國志》、《晉書》、《南、北史》、《唐書》等所載(輔以金石、族譜):張氏始源于晉——山西,祖祠太原,為海外張氏親人尋“根”提供參考,作《張氏源晉史探》。

一、《左傳》張氏始源晉

《左傳》是我國最早的編年體史書,載春秋時期(前707—463)二百六十年事,所載魯、齊、秦、楚、衛、陳、蔡、曹、鄭、燕、吳、越等侯國連周王室共13國都沒有張氏,宋有有一張匄,為華氏家臣死于亂,后宋也無張氏,且晚于晉張氏。其他邾、許、小邾;…”等百余小國則更無張氏記載,唯獨晉國有張氏世為晉大夫之史實載于《左傳》,是張氏始源晉地之有力史證。

《左傳》載晉張氏人物有:張侯、張老、張君巨、張趯、張骼、張柳朔六人。張侯,也稱解張。以負傷勇戰,大敗齊師為晉立有大功著于史。《左傳·成二年》:晉景公十一年(前589),晉與齊戰于鞍地,齊頃公乘車指著晉陣大言:“余姑剪滅此而朝食”。說“我將剪滅了這些(比晉軍作野草)再吃早飯”。說罷,馬不披甲,沖入晉陣,齊軍隨著萬箭齊發,其勢銳不可當。晉張侯御車(春秋尚車戰,車上主將在左,旗鼓指揮;副將在右相輔;御者在中驅馬駛車),手肘中箭,主將郤克,也被箭傷左脅,血流戰靴,說:“我受傷了!”擊鼓頓緩,有氣餒之勢。張侯剛強地折斷自己手、肘所穿的箭,說:“全軍進退,聽命主將旗鼓,此車一入主事,怎能因受傷而敗國君大事”,“擐甲執兵,固即死也”!傷而未死,只有戰。其言真氣壯山河。他左手執轡御車,馬急奔不止,右手掄錘擊鼓,晉士卒隨車聽鼓聲全軍奮戰,繞華不注山三周,追拿齊頃公,齊頃公裝作士卒逃走,齊軍大敗。晉司馬韓厥活捉了裝作齊頃公的齊右車將軍逄丑父。張侯在戰危時刻,傷而勇進,扭轉戰局,爭得大勝,起決定作用。給晉張氏出場亮了個最精彩的相。上繼《詩》詠張仲,下緒張氏后胤,成為張氏承先啟后的重要人物。

張侯之后,有輔佐晉悼公繼文公之后稱霸的仁智長者中軍司馬張老,見《左傳·襄三年》。晉平公時,設疑兵計退齊師的張老之子張君臣,見《左傳·襄十八年》。晉昭公、頃公時,有譽為“諸侯之選也”的張趯、張骼,見《左傳·昭五年》。至春秋末期,晉定公二十一年(前491年)還有柏人宰守柏人死于范、中行氏之亂的張柳朔,見《左傳·哀四年》。

綜上,可謂春秋唯獨晉有張,張氏始源于晉,《左傳》所載,是為史證。

二、《戰國策》三晉張氏源出晉

《戰國策》載,戰國(前475—前221年)時期,東周、西周、秦、齊、楚、趙、韓、魏、燕、宋、衛、中山等12國史事,張姓人物只是在趙、魏、韓、齊、中山、秦6國中出現共12人,是“張孟談、張丐、張儀、張登、張丑、張旄、張倚、張勤、張相國、張翠、張平、張唐。余6國無張氏,已看出戰國三晉張氏多,因源于晉。

張孟談,戰國初人,趙人相趙,趙分于晉,僅后于春秋末晉張柳朔38年,當為分在趙的晉張氏,趙襄子二十三至二十四年(前453—前452),張孟談嘗勸趙襄子定居晉陽。知伯結合韓、魏,決水反灌打敗知伯。張孟談功成身退,耕于負丘,三年,韓、魏、齊、楚棄盟合謀欲攻趙,趙襄子來見張孟談求計,張孟重返都城(晉陽)宗廟,授吏大夫,使其妻去楚,長子去韓、次子去魏,少子去齊,四國產生猜疑而合謀攻趙之計遂敗。后百余年,有張丐。

張丐,齊大臣。再后三十余年,有張儀。

張儀,魏人,縱橫家代表人物,相秦惠文王,游說六國(魏、楚、韓、齊、趙、燕)連橫以事秦,秦武王即位,張儀歸魏為相,卒于魏。與儀同時有張登、張丑、張旄。

張登,中山大臣。

張丑,魏人,齊大臣,又歸魏,反張儀連橫事秦之策。

張旄,魏人,魏臣。遷人暗殺楚懷王寵臣靳尚,反間引起楚秦戰爭不停,爭相結好于魏,破壞張儀連橫事秦之策。

張倚,魏人,魏臣,當秦趙訂約攻魏時,倚詐以鄴地給趙,離間秦趙,趙怕魏秦聯合,反割五城給魏以聯魏抗秦。還有張勤。

張勤,趙人,趙臣,破壞合從而顯貴。稍后,有張相國、張翠。

張相國,魏人相趙。

張翠,韓人,韓臣,因楚攻韓,求秦救不成,說秦相甘茂,如韓急投楚,不利于秦,甘茂遂諫秦王,出兵救韓擊楚。韓還有張平。

張平,相韓桓惠王(有本作張儀,按儀其時已死40多年,時事不符,據《史記》張良父張平相韓桓惠王時事吻合,依王守謙譯本,作張平)。

張唐,戰國末期人,秦將,趙人。

上12個人是:魏5人:儀、丑、旄、倚、相國;趙2人:孟談、勤;韓2人:翠、平。魏、趙、韓三國共計9人,占12人總數的四分之三,顯因春秋時唯晉有張氏,所以戰國時分于晉的韓、趙、魏三國張姓多。齊、中山、秦各1人分別為丐、登、唐,此三國人口占總12人數的四分之一,原來本無張氏,只能是晉張氏遷入。余東、西周、楚、燕、宋、衛六國無張氏,可知戰國時張姓人物12人都出晉之張氏。這樣《戰國策》是繼《左傳》記載張氏源晉的又一有力史證。而原無張氏的齊、中山、秦等有了張氏,則是張氏由晉外遷始于戰國時的明證。

更令人注意的是戰國時張姓人物最早出現的張孟談僅后于春秋末晉張柳朔30多年,實際也屬春秋晉張氏之列,而早于“戰國三晉張氏多”之史前百余年。百余年前柳朔子奔齊,孟談子遷韓、魏、齊;百余年后,張氏紛沓呈現于上列諸國,柳朔、孟談顯系諸國張氏先世,是晉張氏外遷之例證。

三、《史記》晉張多外遷

《史記》,二十四史之首,我國第一部記傳體通史。書中立傳的張姓人物有:張儀、張良、張耳、張蒼、張釋之、張湯、張次公、張騫、張叔等9人;附載于《秦本紀》的有:張若、張唐;《孝文帝紀》的有張相如,總12人。張若籍系無考,張次公居晉不論外,都可稽溯為晉張氏外遷者。

張儀,《史記·張儀列傳》說:“魏人也”。《索隱》說:春秋晉有大夫張老,河東有西張城(今山西永濟)為晉張氏居地,張儀魏人,魏分于晉,系春秋晉張老的后人,儀居大梁,今河南開封,是晉張氏外遷于河南。

張良,漢封留文成侯,《史記·留侯世家》載:“其先韓人也”,韓屬于晉。《困學紀聞》說:張良是西周張仲、春秋張老后裔。漢封良于留:今江蘇沛縣東南,是晉張氏外遷于江蘇。

張耳,項羽封常山王,漢封趙王。《史記·張耳列傳》載:“大梁人也”。籍同于張儀,也是魏人,是晉張氏外遷河南。

張蒼,漢高帝封北平侯,文、景帝時為丞相。《史記·張丞相列傳》:“陽武人也。”陽武,魏地,也是晉張氏,陽武即今河南原陽東南,是晉張氏外遷河南北部。

張釋之,漢文帝時廷尉,《史記·張釋之列傳》:“堵陽人”。北魏《張猛龍碑》載:釋之為張耳后裔。堵陽,今河南南陽東北之方城,是晉張氏外遷河南南陽等地。

張湯,漢武帝時御史大夫。《漢書·張湯傳贊》載:張湯先世與張良同祖。其父為長安令居住于杜陵,今陜西長安縣東南。是晉張氏外遷陜西。

張次公,附于《衛將軍驃騎列傳》,武帝時從將軍衛青征討匈奴,封岸頭侯,父張隆,輕車武射,因善射受到漢景帝寵近,“河東人”,今山西晉南,是世居晉地的晉張氏。

張騫,附于《衛將軍驃騎列傳》、《大宛列傳》,武帝時出使西域,封博望侯。漢中平三年(186年)《張遷表》載:騫為西周張仲、漢張良后裔。“家漢中”今陜西城固,是晉張氏外遷陜南。封地博望,今河南南陽東北六十里。

張相如,《孝文帝紀》載:以東陽侯張相如為大將軍,擊匈奴。《潛夫論》載為春秋晉大夫張侯、張老后裔。東陽,今山東思縣西北,是晉張氏外遷于山東。

張叔,《萬石張叔列傳》載:漢初安丘侯張說之子。張說,從漢高祖起于方與,戰國時齊地,原無張氏。春秋末晉人張柳朔子奔齊,戰國初趙人張孟談少子去齊,后,齊有張丐。張說與子張叔為晉張氏外遷齊地。

張唐,《秦本紀》載:秦昭王時,張唐率兵打過趙,秦王政八年(前239年),命張唐相燕,唐以途經趙地而不敢去燕,戰事非私,因此而懼經趙地,唐顯系趙人內疚,趙分于晉,是晉張氏外遷于秦陜。

只有張若,《秦本紀》載:秦昭王時,令張若伐巫,為蜀郡守,籍系原衍無記載,而蜀本無張氏,只能是晉張氏外遷于蜀地者。

12人中,張若例外,余11人都有記載,可稽溯為晉張氏,其中張次公居河東原晉地外,余都外遷,11人占總12人的十分之九。張氏繁衍為天下大姓,由晉地大步外遷,始于秦漢,《史記》之載,是為史證。

《史記》他人傳中附載的張羽、張(上厭下黑)、張武等居址無載,張孟改瑤孟變為他姓,不考。

王剑霓(1925—2013),山西省忻州市车道坡村人,副研究馆员。曾任太原市南郊区地名办副主任、南郊区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副主任、民革南郊区支部主任委员。社会职务有山西省家谱学会理事、太原三晋文化研究会理事、中国家谱资料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世界华人交流协会特邀会员等。1979年,历经“十年动乱”的王剑霓虽已54岁,重返工作岗位太原市南郊区(今小店区)地名办工作后,仍不忘寻找尚未查明的大佛遗迹。1980年全国地名普查工作开始。太原市南郊区地名办公室也开始组织人员普查全区地名,年近六旬的王剑霓加入了普查队伍,自带干粮,越河攀峰,沿北部、南部、中部三个方向,三上天龙山,往返达三百余里。得出的结论是:不论身处天龙山石窟的哪个方位,视野都被龙山阻隔,“燃油万盆”根本不会照到“晋阳宫”。最后在蒙山找到了大佛。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張氏祖庙在太原--王劍霓
下一篇:你好,我姓曹!这是我的简历!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