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新闻 > 正文

国务院救山西?“国发30条”全面解读!
2017-09-22 10:26:49   来源:    查看:

“911”再出大新闻,9月11日的中国政府网,全文发布《国务院关于支持山西省进一步深化改革促进资源型经济转型发展的意见》,发文字号“国发(2017)42号”,全文分8大部分共计30条意见,相信未来会被史称“国发30条”被人铭记。

 

说这个《意见》重要,是因为“国发30条”,是说国务院针对一个省单独出台如此全面的指导意见,基本没有。山西被中央的重视程度,达到三十多年来最高峰值。另一个,通过解读全文,国家对山西的发展,已关怀到县区级,与其说是“指导意见”,深度上实际上已经是“实施方案”。

 

山西的转型发展,已经不是山西一省的问题,而是事关国家产业在国土全域空间上沟通东西、衔接南北的大战略。这几年,山西的政治生态历经塌方式腐败、经济断崖式下滑,正在艰难复苏,逐渐乱转治、由转兴。“国发30条”的出台,恰似久旱逢甘霖,手机快关机等来充电宝的机遇。

 

说“国务院救山西”,一点也不夸张。平某曾在山西最困难时期发文感叹,如果国务院也实行末位淘汰,前几年的山西确实到了“劝退下岗”的边缘。所以延伸一点话题说,我们要感谢这个举国体制,在残酷的丛林竞争之外,还有“不抛弃不放弃”的一种团队精神,给予继续前行的能量。

 

“国发30条”首先在“总体要求”上定下总目标:一个近期目标2020年,初步建成国家新型能源基地、煤基科技创新成果转化基地、全国重要的现代制造业基地、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三基地一示范区”,全部为国家级;一个远期目标2030年,产业体系和能源体系基本形成建成,因为这关乎到本次国务院发文制定的终极目标,即山西的“资源型经济转型任务基本完成”。这是我们转型发展的“初心”。

 

匹配两个目标的四个基本原则,值得留意,他们分别是:坚持改革引领;聚焦产业转型;突出生态优先;加强协同联动。在这里,平某特别想说后两个,一个“生态”,一个“协同”,这可能关系到山西未来发展的战略支点。说“生态”是因为提起山西,似乎一直是黑老粗的面孔,而事实上,山西在华北来说有着非常好的生态基底,比如其森林环境,依托太行山,依然是当前华北森林最好的一块地区,一级保护动物华北豹,在全国数量仅存1500只,在山西就有1000只,这些都可能为山西的“生态文明”战略提供保障;说“协同”是因为山西的地理优势,其在国家的中部,虽然被讥讽“不东不西,不是东西”,但如果下活全国一盘棋,恰是我们的优势,只有在中部,才能更便利连接东西,沟通南北,围绕山西的中蒙经济走廊、京津冀、雄安新区、中原城市群,都在一小时车程,因此协同这些外部要素来发展自己,就尤为显得重要。

 

说到山西转型发展,核心在“转”,路径在由“彼”转“此”,时间上即“过去”转到“未来”。那么过去的产业怎么办?转向未来的会变成什么样的产业?方法上又怎么由彼方转向此方?“国发30条”的二、三、四、五部分给出明确回答。

 

如何从过去的高耗能高污染的产业,转向现代清洁、绿色、可持续发展的未来?“国发30条”亮出了“一破一立”式解局。

 

说“破”就是要革“能源”的命,山西昏沉百年,尤其近三十年陷入能源魔咒,无不是每每转型时刻“嗑煤”上瘾,前功尽弃。最近的两次是2001年和2008年,前者阶段是山西旅游产业刚刚兴起,结果中国入世,资源进入全球配置,为绝望的煤企带来订单,在煤价一路狂飙下,山西无暇转型,重新从地上回到地下,从绿色转入黑色;后者阶段是世界金融危机时刻,中国领衔“救市”,山西的大量资金没有壮士断腕,趁机转型,而是大量兼并煤企,“国进民退”浪潮下,干成了产能严重过剩。

 

“破”就是要坚持打破传统“一煤独大”的产业格局。推动能源供给革命,引导退出过剩产能、发展优质产能,推进煤炭产能减量置换和减量重组;推动能源消费革命,开展煤炭消费等量、减量替代行动,扩大天然气、电能等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替代试点范围,因地制宜发展地热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唯如此,才能从根本上“断奶”,以后对挖煤卖钱这种工业1.0的事救别干了!

 

“立”就是要建立产业转型升级的立体化行动布局。具体来说,就是要结合《中国制造2025》,将信息化与工业化深度融合,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新材料、航空航天、生物医药、文化旅游等新兴产业和先进产品。支持山西开展传统产业绿色改造,构建绿色制造体系,培育发展一批绿色产品、绿色工厂、绿色园区和绿色产业链。一句话,高精尖、高大上的绿色产业是山西未来形象的代言人。

 

说“立”不仅是订立行动计划,还要有相应的“技术保障”,这里的“核心技术”就是“创新”——即“创新驱动发展”。这也是实现新旧动能转换的宏观战略。创新驱动发展,“国发30条”给出了四条意见:一是要“增强协同创新能力”。但这动力山西自身没有,只能依靠国家政策和资金的倾斜;二是要“培育打造新创业平台”。这需要机制创新,尤其是高校也企业的合作;三是要“统筹推进开发区创新发展”。今年山西最大的动作,就是力推“开发区”成为发展动力之抓手,山西的开发区无论从数量还是占地面积,还是自身能力,和外省都不在一个量级;四是要“实施人才强省战略”。山西不是没有“千里马“,而是缺乏“伯乐”,可是逻辑上只能是“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所以这一条,北上广深的无数晋省青年只能期望家乡早日成为一片草原。

 

至于国企改革,我个人觉得问题的关键还是要解决“一股独大”的问题。或者说把“促进民营经济健康发展”等同到“国企改革”的力度上来。山西的民营经济发展的很不健康,所以当杭州孵化出马云的阿里巴巴,深圳孵化出马化腾的腾讯,阳泉的李彦宏却只能在北京培育出自己的百度,这固然有科技创新的大环境所致,但提起山西的传统民营企业,又有几个被全国人民耳熟能详?以前流传的“把外商打成内伤,把内商剥个精光”,折射的就是山西的“不健康”的营商环境。所以这一次“国发30条”中提到:“在山西省开展民营经济发展改革示范,重点培育有利于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环境、市场环境、金融环境、创新环境、法治环境等。”至少是从认识上有进步,态度上有改观的。想想晋商五百年,晋省上下如果没有一个健康的“营商”舆论环境,别说走出去,在本地都不可能混下去。

 

当然,从“黑色的过去”转向“绿色的未来”,除了“一破一立”,还要有基本的“内生发展动力”。这在“国发30条”里,体现在“重点领域改革”的几个层面。深化“放管服”改革;创新财政金融支持转型升级方式;改革完善土地管理制度;推动城乡一体化发展;集中力量打赢脱贫攻坚战。在这里想重点围绕“财政金融”和“城乡一体化”展开讨论。

 

山西的“金融业”,这里只从微观上观察。山西这几年经济不行,GDP规模一省十一市总和(12803亿元)比不上江苏一市苏州(15475亿元),排名也在末尾徘徊,但山西人真的没钱吗?山西的居民储蓄存款总额达到13385亿元,人均36873元,在全国排名第8。所以你可以说山西的经济总量不行,但不能说山西人没钱。但在这里要讨论的是,山西人的钱第一为啥没花出去,第二花出去的钱又流向哪里了呢?答案是因为没好的投资渠道,山西的人钱要么花不出去,要么大量流向了外省。所以说到创新财政金融支持转型升级,就不能忽略这一微小细节,这些说到底,它不是独立的片面的问题,还是和“放管服”“单一产业”有关,是系统工程内解决的问题。

 

 

■ 山西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城市——太原。《太原都市区规划》范围确定为:太原市六城区、晋中市榆次区、清徐县和阳曲县行政管辖范围;2030年常住人口760万,建设用地控制面积980平方公里。

 

某次交流山西问题时,我曾在某省部门领导前定义太原“一城独大”的问题,从国家某部委下来的他难能认可太原“够大”。是的,在全国省会城市里,太原实在太小,甚至连河南地级市洛阳都比它总量大,但在山西的语境里,太原相对其他地市小弟,已然是“一城独大”的体量和格局,无论从建成区面积还是经济总量,太原和其余十个地市的关系,如同众星捧月。城乡一体化且不说,在山西,首先要解决的是“城城不均衡”的问题。这一次,“国发30条”点名了山西三个城市,为其未来发展定位壮大指明了路线,这三个幸运的城市分别是:大同、运城、长治。他们分别来自晋北、晋南、晋东南,是国家鼎力太原,共同壮大山西城市群经济圈的战略性布局。

 

■ 支持大同市建设综合康养产业区。研究建立大同国家级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

■ 支持运城市建设铝镁合金产业基地。

■ 支持长治市创建国家老工业城市和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

 

这是其他地市,诸如忻州、朔州、吕梁、临汾、晋中、晋城羡慕嫉妒恨的“皇家恩宠”,这实际上也昭示着国家有计划有目的的培养山西城市发展梯队,同时暗示了每个城市的地位和定位。在全局上,山西的城市问题还在于“一市一区”不合理的结构问题,这是大多数地级市面临的行政区划瓶颈。

 

最后,着重解读一下“国发30条”第六大部分,即“深度融入国家重大战略,拓展转型升级新空间”。专门立出此节,平某感觉难能可贵,实际上山西的好多问题,不是“方法论”的问题,而是在“认识论”上需要重新生成。国家刚提出“一带一路”时,其他省市纷纷跟着“造势”,意图“借船出海”,只有山西陷入了可怕的沉默,无论官方还是民间,大家都觉得跟“一带一路”沾不上边,没有任何关系。而这就是认识层面的事情。

 

六月份,我应邀在北京大学参加“山西国际化战略与转型发展论坛”,当时即提出一个观点,“一带一路这趟车,山西有票没票都得上”。这还是因为面对国家大的战略,我们唯有追求“同框”,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山西的地理区位,本来就处在国家连接东西部,沟通南北的“中”部,是“一带一路”的大通道所在,如果说“丝路”是东部与西部的商贸交流,那“茶路”(指中俄万里茶道)就是北部与南部的地缘对话,这是中蒙俄的大陆桥,是北亚的国际性廊道。我们处在这么重要的位置,怎么能甘守现状,限于沉默呢?这归根到底是对自我的认识不够,是战略战术上的自我矮化和短视。

 

不仅要搭上“一带一路”的顺风车,山西还要蹭上“京津冀一体化”“雄安新区”的热点。支持山西省与京津冀地区建立合作机制,实现联动发展。构筑京津冀生态屏障,完善区域环境污染联防联控机制。增加山西省向京津冀地区的清洁能源供应。支持山西省参与京津冀电力市场化交易。加强山西省与京津冀地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鼓励北京、天津两地高水平大学以委托管理、联合办学等方式加强与山西省高校合作。这些才是山西重新完成自我审视,以天下人的眼光,走出山西,拥抱世界的姿态和作为。

 

除此外,“国发30条”还在建设美丽山西,完善保障措施上为山西未来“加持”,在此略过。最后想说的是,虽然2010年,山西被国务院发改委批复设立“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但这样的“综改区”全国一度达到12个,谈不上“最惠”待遇,这七年来,山西也未能由此走出困境。而这一次“国发30条”的出台,对山西来说,不异于又一次迎来历史拐点。

 

这一次,山西人可要抓稳了!(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全省进一步深化改革促进资源型 经济转型发展大会召开
下一篇:2020年的生活,国务院政策给你“剧透”!

分享到: 收藏